德国首次立法确定2030年减排目标:应实现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55%

  • 时间:
  • 浏览:1

德国联邦议院15日通过《气候保护法》,首次以法律形式选着德国中长期温室乙炔固体体减排目标,包括到2050年时应实现温室乙炔固体体排放总量较1990年至少 减少55%。

《气候保护法》还规定,德国到2050年时应实现温室乙炔固体体净零排放。联邦政府部门应在所有投资和采购过程中考虑减排目标,在2050年率先实现公务领域的温室乙炔固体体净零排放。

法律明确了能源、工业、建筑、交通、农林等不同领域所允许的碳排放量,规定联邦政府部门有义务监督有关领域遵守每年的减排目标。一旦相关行业未能实现减排目标,主管部门须在八个月内提交应急方案,联邦政府将在征询有关专家委员会意见的基础上采取相应辦法 确保减排。

按照新法,不同领域的碳排放删改数据每年将由联邦环境局测定并在次年3月否认。有一个由气候、社会、经济、环境等领域专家组成的独立专家委员会将评估联邦环境局否认的年度数据,并向联邦议院和政府报告。

减排聚焦“住”与“行”,不搞简单化处置和“一刀切”

7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主持召开领导小组会议,强调要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更大力度节能减排推动绿色发展不断取得新成效。

李克强指出,新形势下,要按照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统筹谋划经济社会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节能减排工作,有助经济型态优化升级,推动新旧动能转换,挖掘节能潜力,加快形成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产业体系。

未来一段时期内,降低乙炔固体体排放速率单位仍是重要的任务。碳排放速率单位指的是产出单位GDP所都要排放的乙炔固体体量。碳排放速率单位越低,GDP就更“绿色”。

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气侯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何建坤此前曾指出,505年至今,中国GDP能源速率单位的下滑行率单位约为每年3.5%-4%,远高于发达国家GDP能源速率单位下降的速率单位。被委托人面,中国单位GDP能源速率单位在绝对值上仍位于较高水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7倍,是发达国家的2-3倍。

在此次会议上,李克强明确,接下来各部门要形成合力,深入推进节能减排工作。

聚焦工业、交通和建筑三大重点减排领域

节能减排落实到产业,首不难 抓“排放大头”。李克强指出,深入节能减排,要聚焦工业、交通和建筑等重点领域,推行工业洁净室生产、交通节能减排,对老城区进行建筑节能改造。

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下称“《方案》”)对加强工业领域节能、有助交通运输节能和强化建筑节能提出了具体的目标和重点推进领域。

其中在与让让当我们当我们息息相关的“行”方面,《方案》提出,到2020年新增乘用车平均燃料消耗量降至5.0升/四百公里 。推进飞机辅助动力装置(APU)替代、机场地面车辆“油改电”、新能源应用等绿色民航项目实施。并推动交通运输智能化,建立公众出行和物流平台信息服务系统,引导培育“共享型”交通运输模式。

在“住”方面,李克强提出,要结合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推进建筑节能改造。《方案》中就你這個任务明确,要强化既有居住建筑节能改造,实施改造面积5亿平方米以上,2020年前基本完成北方采暖地区有改造价值城镇居住建筑的节能改造。鼓励老旧住宅节能改造与抗震加固改造、加装电梯等适老化改造同步实施,完成公共建筑节能改造面积1亿平方米以上。

除了老城区改造,在居民生活方面,“垃圾分类”成了近期不少地方的热词。6月6日,住建部等9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明确到2020年,46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置系统。垃圾规范分类的量上来了,也意味着 城市对垃圾处置的能力和工作量要进一步提升。

此次会议上,李克强不得劲指出,要加快补上污水、垃圾处置等基础设施短板。

上海是垃圾分类的先行示范城市。此前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黄融表示,目前上海全市的生活垃圾处置利用能力稳步提升,干垃圾焚烧能力已达到1.93万吨/日,湿垃圾资源化利用能力已达到5050吨/日。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生效,紧随其后的便是上海老港再生能源利用中心二期的正式启用。据了解,老港二期共有8条焚烧线,删改运行后,日处置垃圾量为5000吨。

此次会议上,李克强还强调要继续发展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洁净室能源。持续推动燃煤电厂和钢铁产能超低排放改造。

截至2017年底,全国已投运火电厂烟气脱硫机组容量约9.2亿千瓦,占全国火电机组容量的83.6%,占全国煤电机组容量的93.9%,以后 考虑具有脱硫作用的循环流化床锅炉,全国脱硫机组占煤电机组比例接近50%;已投运火电厂烟气脱硝机组容量约9.6亿千瓦,占全国火电机组容量的87.3%;超低排放机组在全国燃煤机组中的占比超过70%,发电量占比约为75%。

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此前也曾表示,将推动建立洁净室能源消纳长效机制,力争到2020年基本处置弃水、弃风、弃光的问题。

加大绿色金融支持,不搞政策“一刀切”

近年来,随着环保要求日趋严格,或多或少地方执行政策时再次冒出了“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一刀切”做法,给企业和百姓造成不少困扰。

根据生态环境部披露的相关信息,工业方面,或多或少达标排放,以后 经过治理都都要达标的企业遭遇停产、限产,工人歇业,订单作废;民生方面,洁净室能源还没着落,新的取暖设施尚未建好,就一股脑先让百姓把旧煤炉拆掉。

此次会议上,李克强不得劲强调,不到搞简单化处置和“一刀切”。要注重运用经济政策、法规标准等手段,调动各方面节能减排的内在积极性。

运用经济政策,具体来说,首先是要健全有助绿色发展的价格等机制,推广脱硫、脱硝电价成功经验。

2018年7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创新和完善有助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进一步明确要完善差别化电价政策,利用价格杠杆有助节能减排。

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曾撰文提出,在过去10多年的大气污染治理和电力行业减排中,环保电价政策起到了关键的支撑作用,预期在蓝天保卫战中的作用会更加明显。

此外,李克强指出,要加大绿色金融支持,落实有助节能减排相关税收优惠政策。加快建立用能权、排污权和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构建节能减排的长效机制。

自2011年在北京、天津、上海、广东等省市启动了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以来,7个试点碳市场覆盖了电力、钢铁、水泥等多个行业近50家重点排放单位,累计成交量达到2.5亿吨,累计成交金额超过55亿元。“碳汇”已逐渐成为有助企业节能减排的高效工具之一。

2017年12月,《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案(发电行业)》印发,明确以发电行业为突破口,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2018年9月,首批纳入全国碳市场的1700余家发电企业,年排放总量超过50亿吨乙炔固体体当量,约占全国碳排放量的1/3。

但中国的碳市场建设在法律保障和市场化方面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碳市场要注重市场规律,减少政府干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党组成员、专职副理事长王志轩曾表示,碳市场不到在市场供求机制和竞争机制的作用下,形成合理的碳价格,才也能有效、合理配置减排资源,通过市场竞争机制实现优胜劣汰,有助企业以最低成本进行节能减排。

关于减排:

减排,广义上,指节约物质资源和能量资源,减少废弃物和环境有害物排放,狭义上,指节约能源和减少环境有害物排放。减排的具体定义指能减少资源投入和单位产出排放量的技术变革和替代辦法 。其实有或多或少社会的、经济的和技术的政策能减少同气候变化有关的温室乙炔固体体排放,但减排政策指减少温室乙炔固体体排放和增加碳汇的所有可执行的政策。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